贝多芬手稿进驻武康大楼,这家“新网红”竟有许多大牌粉丝

2019-10-30 15:48:32
[摘要] 美国反兴奋剂机构11日宣布,美国游泳运动员、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康纳·德怀尔因服用兴奋剂被停赛20个月。据称,德怀尔是接受了他的生活顾问和医生建议后采取了相关治疗,在臀部注射针剂,导致问题出现,他也因此

淮海中路有一扇通宵亮着的玻璃窗,经常让路人停下来屏住呼吸凝视:在斯卡拉歌剧院穹顶的背景下,雕刻精美的巴洛克古董桌子上摆放着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乐谱的大幅手稿,令人惊艳...

这扇窗属于一家全新的老店——龙源音乐书店,位于地标性的上海武康大厦。上海独一无二的专业音乐书店和一座新装修的传奇历史建筑既新颖又回归。

我还记得今年年初,位于徐汇区横福历史文化保护区中心的武康大厦告别了架空线路覆盖的“蜘蛛网”。历时近一年的架空线路引入工程充分展示了上海精细化管理在徐汇的全面实施。今年5月,武康大厦被支架包围,迎来了近10年来最大规模的翻修。9月底,所有脚手架都从大楼正面拆除了。当舒朗的天际线打开时,人们惊喜地发现,除了熟悉的老迈咖啡馆和尹达图书公司,武康大厦还增加了一个新的网络。仍处于试运行阶段的龙源新店,已经激起了音乐界许多“粉丝”的热情。大提琴家王建和钢琴演奏者赵晓生相继问候。每天,读者在橱窗前或书店入口左侧的音乐家历史走廊前自拍。

龙源音乐书店是街区深处的生动记忆。

2016年7月,本报率先报道复兴中路著名音乐书店龙源书店因相关市政规划而被迫用水泥墙关闭前门,进入店铺时绕道后门,引起各界关注。

在上海古典音乐界,没有一个音乐家不知道龙源书店,不管是活跃在舞台上还是与音乐教学有关。这家小书店原位于复兴中路,因其特色而在音乐界闻名。

书店老板唐·龙源和他的妻子王武静都学习音乐,并在上海师范大学和其他学校担任音乐教师。退休前,王武静还在上海交响乐团工作。20世纪90年代,两家书店开张,福利房由音乐学院分配给他们,主要经营乐谱和其他与音乐相关的书籍。与市场上的其他音乐书店相比,这里的乐谱类型是最完整的。书店里有一万多种书籍和乐谱。原始乐谱在上海几乎找不到,也可以在这里买到。因此,许多著名的音乐家是这里的常客。

中国著名作曲家、英雄诗作者朱健儿老师住在书店后面的街区。书店开张后,他会在3: 00到5: 00翻乐谱,关心现代音乐。王伍静回忆说,他在去世前一年来到书店,问:“最近有什么新作品问世?”

另一个经常来访的人是著名的钢琴教师赵晓生。当他还是学生的时候,他和唐·龙源在同一个班。他们俩都主修钢琴。他经常来商店,聊天后买了很多书回去。当赵晓生的《弹钢琴的方法》再版时,书店也帮助排版。

每当著名指挥家曹鹏需要新作品时,他都会来龙源找乐谱。其中大多数是高标准的交响诗,相对不受欢迎。虽然曹鹏已经是个老人了,但每次我坐公共汽车去书店,我都会跳得这么高。这位从未见过老人的老音乐家曾经说过:“上海非常需要一个像龙源这样的音乐位置来为音乐家和音乐爱好者保留一块净土。”

不仅如此,已故著名歌手周小燕、歌手廖昌勇和著名指挥家唐慕海都是龙源的常客。

与书店相比,对许多人来说,龙源更像是一个音乐和美学启蒙的地方。从前,龙源书店旁边的复兴中路1340弄有很多钢琴老师。一些内部人士回忆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课后我会去龙源买书。夏天,唐·龙源穿着背心,手里拿着烟斗,一只手里拿着一瓶荔波牌冰啤酒,在光线不好的小房间里教钢琴——这一幕被刻入无数学生的童年,成为邻里深处的生动记忆。

政府率先在武康大厦开设了龙源音乐书店。

近年来,徐汇区全面开展精细化管理和文化工程建设。恒福风貌保护区是历史最悠久的老街区,是“智慧法则”的试验场。许多名人以前住在这里。巴金、凌克和张乐平共有84处故居。今年5月,徐汇区启动了武康大厦沿街立面改造工程,作为对全天候、全天候、全覆盖历史建筑实施精细化管理的第一步。主要针对长期存在的房屋老化问题,修复受损的钢窗,修复开裂的砖墙。整个项目持续了不到五个月,可以看出新翻修的建筑从颜色到纹理都遵循了Hudec的设计。

同时,小区特色商店的布局也出现精细化管理。据统计,上海有67条特色商业街和64条永不拓宽的道路,64条永不拓宽的道路中有一半位于徐汇区。现在位于武康大厦的老迈咖啡厅和尹达图书公司,与新建的龙源音乐书店,以及分布在上海所有区和街道的9400多家专卖店,交织着这座城市最温馨的回忆和最柔软的感觉。

“由于政府领导徐汇区领导的关心,龙源(书店)得到了相关企业的大力支持,以全新的面貌迎接读者,”唐龙源先生的女儿唐袁青站在武康大厦新店说。

记者在武康大厦一楼龙源新店门口看到一面装饰有36位中外音乐家肖像的音乐历史纪念墙。维瓦尔第、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十位中国音乐家:小尤美,他在上海创立了中国第一所专业音乐学院——国家音乐学院。中国现代音乐学的先驱赵元任:刘天华,中国现代民间音乐大师,二胡鼻祖;当代著名音乐家何绿婷;中国早期音乐教育的创始人黄自;现代著名音乐家、黄河合唱团作者冼星海:丁善德,《长征交响曲》的作者;聂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志愿者进行曲》的作曲家;作曲家、小提琴家和音乐教育家马思聪;作曲家和朱践耳,他写了《英雄诗》和《乾陵小品》。

商店的书架上有莫扎特的安魂曲和勃拉姆斯的德国安魂曲的原稿,以及朱佳儿的作品集。德国汉勒出版社制作的手工排架乐谱可以被视为这座城市的瑰宝。该出版社目前采用活字印刷和手工排版,也是国际比赛的乐谱供应商。铅印的符头、常规乐谱、100年来没有损坏的纸张以及“对每张音符负责”的独创性都令人信服。

自1993年复兴中路龙源书店开业以来,“已经26年了,没有一天是艰难的,因为音乐是我的生命”。77岁的王武静站在新店,与她珍贵的音乐乐谱和唱片以及武康大厦交织在一起,构成了这座城市最好的街景。

[记者笔记]专卖店是城市的魅力所在。

2016年,我第一次去采访唐·龙源和王伍静老师,因为龙源在复兴之路上打开的门被水泥堵住了。这一事件在微信朋友圈中酝酿,甚至一些在海外古典音乐相关领域工作的朋友也在为此进行宣传。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我走过小巷,走进没有灯的小书店时,我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了明亮的荧光灯。装满书的房间又窄又窄,有几个忙碌的人。转过身,我可以在上海的大海滩上偶然发现勃拉姆斯独特的精装手稿《德国安魂曲》...听了唐龙源和王武静的解释后,我意识到这家商店触动了许多国内外音乐家的心灵。因为它不再仅仅是一家书店,它已经精心经营了20多年,使它成为古典音乐圈的象征,成为学习钢琴的儿童和在这条道路上生活和工作的人们心中的一种感觉和羁绊。

近年来,虽然前门被封了,但龙源书店每天都风雨无阻地开门营业。不熟悉道路的读者转身走进侧门。他们经常被门口的煤气炉吓到。他们转身想带着怀疑离开。然而,他们看到角落隔板上有一尊贝多芬的雕像,就安定下来了。

《美国大城市的死亡与生活》一书的作者简·雅各布斯曾经这样描述她的城市:“早上,杂货店老板打开窗户...中午,裁缝打开窗户给花草浇水,爱尔兰人在白马威士忌酒馆闲逛...这座城市到处都是短而曲折的街道,人们可以享受转弯的空间。”各种各样的特色商店是城市的魅力所在。在地球的另一边,两家书店的命运触动了无数人的心。

半个世纪以来,塞纳河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以其黄色招牌和绿色窗户,一直是巴黎的文化地标和作家的精神家园。正是这家书店为乔伊斯出版了《尤利西斯》,这也让海明威在未来流连忘返...这家又小又拥挤又不显眼的书店出名的主要原因与龙源相似,但也是因为超级明星们的反复光顾。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画家毕加索、音乐家斯特拉文斯基、作家乔伊斯、舞蹈家邓肯和其他人把书店作为他们的大本营。美国作家海明威、菲茨杰拉德、庞德和喊出“迷惘的一代”的女作家,格特鲁德·斯坦因和英国作家劳伦斯等人都是书店的赞助人。艺术家聚集在这里谈论和发表新作品。

在另一个欧洲城市伦敦,也有一家对全世界的图书爱好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里程碑意义的书店——查林十字路84号,但它的命运远不如莎士比亚的书店成功。查林十字书店街起源于维多利亚女王的全盛时期,如今几乎没有书店。84号的墙上只挂着一个铜质的标牌,供无数书迷记住和表达他们的想法。

可以说,龙源到上海就像莎士比亚书店到巴黎,查林街84号到伦敦一样。这座承载着上海音乐界近30年记忆的小书店在武康大厦重新开张,为这张95岁高龄的“上海名片”增添了新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