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贷款期间夫妻离婚 一方再次循环贷款算不算夫妻共同债务?

2019-10-28 15:10:49
[摘要] 届时,超过100家战略合作投资机构、超过100位特聘行业专家导师、超过200个储备优质文创项目将集中亮相。数据显示,2018年,成都文创产业增加值达1129亿元,增速超过30%,占gdp比重约7%。在

李某和何某在四川原本是夫妻。离婚前,李某向银行申请循环贷款(注:循环贷款通常是指客户将商品房抵押给银行,经批准后获得一定的贷款金额,在抵押期间客户可以多次取钱循环使用)。2011年离婚后,李彦宏仍然多次申请循环贷款。后来,李某和何某因欠款被银行告上法庭。一审法院认定本案涉及的贷款为夫妻共同债务,裁定夫妻双方应偿还本金5万元及利息等。后来,何某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并向当地检察院申请监督。

会议地点

经审查,检察院认为,夫妻一方离婚后申请的循环贷款不能被视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和事业,不应被视为夫妻共同债务,并结合其他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认定的事实。因此,处理此案的检察官办公室向法院提出了重审建议。最后,法院裁定何某的上诉是合理的,并修改了原判决。9月18日,红星新闻从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此案。该案件被四川省检察机关评为检察建议精品案件。

循环贷款期夫妻离婚

一方反复回收贷款,并被视为共同债务。

从2011年3月9日至2013年10月10日,李使用了该笔贷款五次。但事实上,李和他在2011年10月离婚了。银行向法院起诉两人后,一审法院认定,银行与李某等人签订的《农民贷款合同》合法有效,而李某和何某是夫妻。虽然何某没有签署贷款合同,但他签署了贷款申请,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贷款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因此,法院认为,本案涉及的贷款是李某和何某夫妻的共同债务。最后,法院一审缺席判决李某和何某应偿还银行贷款本金5万元加上利息、罚息和复利。

何某拒绝接受判决,并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7年11月,法院裁定何某的重审申请被驳回。他对此仍不满意,所以他向当地检察院申请监督。

承办案件的检察人员通过调查了解到,并申请对贷款申请表上何某的签名和盖章进行鉴定。根据评估意见,申请表上“何某”的签名和指纹不是何某本人的印记。检察官办公室认为,两人于2011年10月17日离婚。此后,李的循环贷款申请不能被视为夫妻共同生活和经营。因此,本案涉及的5万元循环贷款不应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此外,有新的证据表明,贷款申请表上的签名印章不是何某本人的印记,这足以推翻原判决中认定的事实。此外,一审没有依法传唤缺席判决,程序不当。2018年7月20日,检察院向一审法院提出再审建议。

最后,2018年12月10日,法院作出判决,认定何某的上诉理由有效,李某离婚后从银行贷款不应由何某承担,原判决中发现的事实和适用法律中的一些错误应予纠正。最终,法院改判并驳回了银行关于他必须承担还款责任的主张。

对此,相关检察官表示,对于循环贷款合同的争议,应注意检查丈夫和妻子的婚姻状况在循环贷款期间是否发生了变化。离婚后,李仍多次使用贷款。根据法律,确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标准是夫妻一方借钱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生存,并用于夫妻的共同生活。因此,李离婚后再次申请贷款,不能视为夫妻共同债务。此外,检察机关还对证据的真实性和核查程序的合法性提出了相关的监督意见。

四川省检察机关率先探索检察建议公示服务制度

目前,检察建议已成为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的重要方式。在9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人民检察院也公布了四川省自2018年以来的检察建议。

自2018年以来,省级检察机关已向相关单位发出9157条检察建议。其中,共提出2013条社会治理检察建议,根据办案中发现的校园监管漏洞提出46条检察建议。针对特殊的反犯罪斗争和反毒品、反艾滋病工作,共提出检察建议190条。

以公益维护为重点,公益诉讼前共提出检察建议4948条,督促修复8137亩以上被污染、破坏和非法占用的林地、耕地、湿地和草地,督促清除15万吨以上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督促清除42743名不合格的网上餐饮销售人员,有效促进环保、食品安全等公益问题的解决。

围绕诉讼中的违法行为,共提出了1554条纠正违法行为的检察建议。针对法院生效判决的上诉,提出刑事、民事和行政再审检察建议354条,监督诉讼相关问题的解决。2019年上半年,法院民事生效判决和调解协议共提出106条再审检察建议,建议数量和法院采纳率均大幅上升。

此外,四川检察机关也率先在全国范围内探索检察建议公示和服务制度。目前,已有505项检察建议通过公告送达。公告案件的比例居全国之首。

红星新闻记者虞照照片

编辑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