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集资一万六千元创立华为 实为被逼上梁山

2019-11-04 12:48:07
[摘要] 日前,沙特关键原油设备遇袭事件令全球原油市场在短时间内产生强烈震荡,国际原油价格短期波动性显著增加。原油价格的上涨可能导致汽油价格的上涨,从而对消费带来下行压力。另外,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郝毅

资料来源:蓝血研究,声音社区

9月23日,华为5月份在德国第一电视台发布了任郑飞纪录片的采访摘要。在采访中,任郑飞系统地讲述了家庭、军队、复员和创业的过程。面对美国对华为及其家人的双重打击,任郑飞表示:“事实上,我个人已经把生死放在一边,不认为我的生命如此重要。”

以下是一些问题和答案:

记者:你在1987年创立了华为,但一件事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中国正在向市场环境发展。当时创立华为的最初经历是什么?

任郑飞:首先,1984年我来到深圳后,我发现自己无法适应市场经济体制。因为我们立刻从军队跳到了市场经济,我们的思想仍然停留在传统上,社会已经成为一种市场经济思想。军队是为人民服务的。为什么我们必须从别人那里赚钱?我认为公司在骗钱。当我买了10元的时候,怎么能以12元的价格卖给别人呢?这是第一个不适应的。其次,我在廖化工作,是一个自动控制系统,这是一个模拟控制系统,如比例,积分和微分。到达深圳边境后,我发现世界已经开始进入计算机时代。这两种方式完全不同。我发现我跟不上年轻人。这是第二个。第三,对人过于信任。军队的秩序本身就是信任,相信社会就是这样。

当时,我是一家国有企业20多名员工的小公司的副经理。副经理没有决策权。我不知道办公室主任今天是否会来。我不知道一个人明天会担任什么职位。他们不一定要向我汇报,但我必须为做错事承担责任。那时,我也犯了很多错误。我信任别人,先把钱给了别人。我没拿到货,被别人骗了200万元。然后我追了一年的钱,大部分都被追回来了。在我开了一家小公司并赚了钱后,我还为原来的公司还清了少量的国外账户。

这一事件给我的最大教育是什么?我没钱雇律师或送礼物。我自己读过大量的法律书籍,基本上已经学会了所有的法律书籍。我明白市场经济是商品、顾客和交易的源泉,而法律是在向顾客交付商品的过程中。

记者:你破产了,被迫开了一家公司?

任郑飞:这不是破产,是其他人不想要我,我需要找另一份工作。正如深圳鼓励科技创业一样,我认为我们也可以尝试一下。在旧制度下,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最好是自己成立一家公司,做我想做的事,做我想做的事,并对好与坏负责。因此,我接受了成为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的建议。

当时注册资本为2万元。当时,我所有的工作调动费用加起来只有3000元,所以我找了个人来筹集资金。事实上,有些人只是以筹集资金而出名,却没有为此付费。实际资本不到2万元。他们应该在16000元左右开始创业。事实上,这是造反。如果当时政府给了我一个小官员,也许我就不会创业,走上官场之路。最终,我会以导演的身份退休,回家钓鱼。在被迫反抗后,他们不得不去华为开自己的公司,只有这么少的钱。

起初,公司只有一两个人。如果要把货物带回来,就不可能租车。相反,他们不得不把成袋的货物带到公共汽车上。装卸货物时,我向下移动20米,然后再移动另一个包裹,20米,20米...移到路边,然后抬到公共汽车上。那时,我是中国排名第一的红人。我是革命性的,年轻的,受过更好的教育的,更专业的。奇怪的是,我没有进入第三梯队。我突然成了一个个体经营者,受到了社会的嘲笑。我把成袋的货物拿到车上。售票员非常好,允许货物被运到南山蛇口。我卸下它们,再卸20米,再卸20米……否则它们就看不见,也不会被偷。包又被抬上楼了。因此,这是一个渐进的发展。

记者:你在创业之初取得了什么样的突破?你认为华为的业务可以完成吗?

任郑飞:公司成立之初,我们主要是代理帮助其他公司销售机器,中间赚一点佣金,逐渐积累到一二十个人。通常当汽车到达时,我们每个人都像搬运工一样,搬运木箱把货物卸到仓库。当客人想要货物时,我们将再次装货。三十年前,我们专注于代理。

后来,香港红年公司联系我们后,检查了我的个人历史,找到了很多人来调查我的历史。当时,我还是很生气。在他们告诉他们一些过去的事情并断定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后,他们授权我:“广州仓库里有价值1亿的货物,你可以去取。货物售出后,钱可以在归还给他们之前周转一段时间。”他们给我的底价也更合适。我们通过出售商品来偿还。当时中国发展迅速,非常需要这些商品。香港鸿年公司对我们非常信任。公司的老板是一位非常杰出的学者,梁坤·吴。由于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我们逐渐发展和积累了一些资金。